快乐扑克豹子平均

新聞動態

鳳凰藝術|八年抗戰,青年藝術100開始尋求“Yes or No”

返回
  
2018年度“青年藝術100”
  

2018年7月29日,2018年度“青年藝術100”北京啟動展在嘉德藝術中心開幕,100多位青年藝術家以及與名泰文化合作的30余位藝術家參與展覽,共計500余件藝術新作與藏家及觀眾見面,全方位多元化呈現了國內外當代青年藝術的多重生態。


成立于2011年的“青年藝術100”,如今已經走入第八年。在這“八年抗戰”的時間節點上,展覽以“Yes or No”為主題,在指向著何種“價值判斷”?以下“鳳凰藝術”為您帶來的現場報道。


從“七年之癢”,到“八年抗戰”,“青年藝術100”作為一個持續的青年藝術觀察者與呈現者,已然成為對于青年藝術家們而言意義極為重大的藝術活動。每一年在數以千計的申請者中脫穎而出的100位藝術家及其作品,一定意義上,已經可以被看作是中國當代藝術各方面最新發展態勢的代表。



▲ 開幕現場,左起:2018年度青年藝術100藝術家張明澤,2018名泰年度邀請藝術展藝術家康春慧,海外評委尼古拉斯·索塔斯,嘉德投資董事總裁兼CEO、嘉德藝術中心總經理、2018年度“青年藝術100”評委寇勤、“青年藝術100”執行總監彭瑋、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和教育學院藝術管理系主任、“青年藝術100”創始人趙力


“青年藝術100”項目啟動于當代藝術市場略有回落的2011年,八年間,“青年藝術100”面對環境變化,始終沒有停止過相應的調整與新的嘗試,從而無論在市場還是學術定位上,都呈現出一些不甚穩定的變化感(王宗亮)。

在上一屆的展覽中,“青年藝術100”將展覽場地從三環邊的農業展覽館轉移到了略顯偏遠的今日美術館,從一個藝術圈內外都抱有“集市”印象的地界進入到了美術館的白盒子系統,并在主場館中割舍掉其使“藝術與大眾同樂”的部分,就如今日美術館館長高鵬所言:“不需要考慮市場,不需要考慮觀眾的接受度”。呈現出一種從“大眾博覽會”走向“青年藝術展覽”的態度。

▲ 位于農業展覽館的“2016青年藝術100”
▲ 位于今日美術館的“2017青年藝術100”

▲ 位于嘉德藝術中心的“2018青年藝術100”


而在今年,“青年藝術100”重新聚焦,并將選址定于王府井大街的嘉德藝術中心。也許是受場地所屬機構兼具贏利性與學術權威性的特點影響,漫步此次八周年啟動展展廳中,可以同時感受到“博覽會感”與“藝術展覽”感,商業性與學術性達到新的平衡高度,此外在展場空間設計、附屬項目設置方面,此次啟動展也對于公眾的可接受性與展覽專業性的關注度比例有了更合理的分配,體現出“青年藝術100”在八周年回首之時更具“兼顧性”態度。




▲ 藝術家曾梵志在現場 


▲ 藝術家譚平在現場


在展覽空間設計上,“Yes or No”的主題始終縈繞在每位訪者的視覺系統中:展覽在每個迷宮入口設置一個問題,觀眾選擇Yes或No,將會走向不同的空間。使觀眾在觀看藝術作品的過程,轉變成為對藝術家、對自我的雙重了解、雙重認知的過程,以迷宮以迷宮形式為觀者提供一次新鮮有趣的觀展體驗,促使他們不斷追問自我,回答“Yes or No”,“迷失”并“沉浸”在青年藝術的包圍之中。從而強調:面對有態度的青年藝術家及其作品,觀眾作為觀賞者與評價者,也應當更有態度。




▲ 展覽現場


2018年度的啟動展也呈現出了對“要做有態度的青年藝術家”這一觀點更深的支持,以及對自身既有評選規則和展覽模式不斷反思、挑戰的態度。具體體現在特別策劃的“不服來戰”板塊。這一板塊是一場展覽內的展覽,正如創始人趙力所介紹的,如果有藝術家對評選規則有所質疑,不接受自己落選的結果,就可以將自己的作品帶到這一空間中讓大家來評比。

▲ “不服來戰”板塊展覽現場


借此,“青年藝術100”希望讓所有敢于挑戰和發問的青年藝術家都有機會發聲,不讓觀眾錯過每一件精彩的藝術作品,與藝術家一同繼續發展和創新藝術實踐形式,探討和創作藝術和社會和大眾的新意義。


▲ “不服來戰”板塊展覽現場



“青年藝術100”八周年北京啟動展選擇以“Yes or No”作為這一屆的主題,試圖對現有藝術現象進行思考與發問,期待有態度的青年藝術家用新的語言重新“撕裂”和“攪動”藝術本身。


但在高歌猛進的同時,我們同樣需要將視線收回,去“丈量”青年藝術家們重新“撕裂”和“攪動”藝術的尺度。




不可否認的是,從這一年度青年藝術100啟動展展出作品的整體面貌來看,創作語言和手段更為多樣了。雖然架上繪畫依舊是主要創作媒介,但已經對于傳統的語言與形式有所跳離,且慢慢被多媒體、裝置、影像,甚至一些行為取代,一定程度上展現出了新時代的創作特征與方法論。



▲ 胡帥,《萬物互聯:所有連接》,尺寸可變,多媒體綜合材料,2018


▲ 張馨予-《微風》-60×55cm-綜合材料-2018

▲ 張永基-《時代在召喚》-影像-4'31''-1_6-2018


▲ 王寅-《渦》-141×110×114cm-樹脂-1_5-2017


然而,正如策展人、藝委會成員柳淳風的評價所說,本次展覽從個體藝術家的創作脈絡來看,并沒有太多非常具體的變化。同為藝委會成員的藝術家向京也直言:“這屆給我的感覺是作品太平庸...…青年人的創作的激情和動力在哪里?”




▲ 展覽現場


相比今天豐富的藝術生態、廣闊的信息資源,青年藝術家們的作品缺乏更多的驚喜感——在某種程度上,本次展覽同樣也像是再次逛上了各大美院的畢業展。不過當然,這種狀態的形成,可能與諸多因素相關。比如近幾年藝術市場高低起伏、始終盛行的成功學價值觀,不免會對青年藝術家的創作心態形成某種影響;再加上當代藝術目前在整體發展進程上所面臨的“飽和”狀態,藝術教育體系中的問題,青年藝術家的生存壓力一直以來始終只增不減,從而使越來越多的青年藝術家“急于求成”,急于形成所謂被社會認可的成熟風格,并以此將“借鑒”作為“行之有效”的快速通道。


▲ 近日一篇被多次轉發的文章,內容指向藝術院校畢業生(青年藝術家)生存壓力、迷茫狀態



▲ 戴丹丹-《房間 No.22》-54×54cm-相紙與反光織帶-2018

▲ 歐陽蘇龍-《消失的物系列 No.2》-110×70×196cm-高密度EPS泡沫、丙烯、樹脂-2018

▲ 展覽現場

趙力曾在采訪中表示,“有人常常問我,你為什么要關注青年藝術,我的答案總是明確的,‘因為我害怕老去’。”盡管青年藝術有很多不成熟、不完整和不確定的因素,但青年藝術代表著藝術的未來這一點永遠毋庸置疑。




▲ 青年藝術100團隊與獲獎藝術家


在這一層面上,好的平臺不僅應該對藝術家個人創作進行支持,還應該對整個時代的創作語境有一個整體的把握,并給予更多的價值觀引導。而在這個充滿焦慮的時代,如何讓愈來愈多的藝術專業學生在學成后不淪為被一茬茬收割的“韭菜”,充當藝術家與社會間橋梁的平臺至關重要。


就如涂思美育創始人陳柯伊在朋友圈中所說的:“8歲,才上2年級,怎么會老呢?8年,抗戰都勝利了,怎么會不成熟?”江湖子弟江湖老,而在一腔熱血的態度之余,無論是藝術家還是注視著藝術家的我們,都與努力了八年的“青年藝術100”面臨著同樣的建構問題:如何在“Yes or No”的終極選擇中讓這個“江湖”重煥風采?


夜正長,路也正長。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展覽信息

▲ “2018青年藝術100北京啟動展“海報


 “2018青年藝術100北京啟動展”


參展藝術家:


20 萬小組 、Leo Castaneda、蔡龍飛 、曾晨、柴樂 、常睿 、陳莎娜 、陳望 、陳偉杰、陳揚、陳一墨、陳梓睿、程崧、崔婷婷 、鄧典、鄧婷、丁宣政、丁志偉、董力嘉、董帥 、董彥澤、董宇山 、杜飛辰 、杜匯、杜立 、翻翻、馮瀚平、馮薇、蓋利紅、高文謙 、高振鵬、古陽、關若宇、郭國柱、郭新元、郭紫春、韓小焓、韓修智、韓壯、侯鏑、侯虹旭 、胡佳藝、胡靖、胡鈞荃、胡睿鵬、胡·賽額尼斯、胡帥、黃方啟、黃乖兒 + 汪潤中、黃幾、黃啟覃 、黃啟佑、黃世華、黃小黛、蔣磊、蔣昭昆、勞家輝、黎家齊 、李艾筱 、李戩、李龍飛、李鵬、李琪 、李文鵬、李曉琳、凌青霞 、劉濱 、劉川 、羅漢卿、羅然、呂曉正、馬俊 、孟昊、倪平、逄劼龍、任俊峰、 邵同、宋猛猛、蘇杭 、孫鵬 、汪紫菱 、王旭東、 王寅、夏歌、謝堃、徐銘亮、閆泓池 、顏秉倩、楊柳、于海、翟燦輝 、張愛林、 張安、張明澤、張文智 、張弦、張瀟月、張馨予、張移北、張藝、張永基、張昱、趙玉、莊穎

▲ “名泰年度邀請展“海報


“名泰年度邀請展”參展藝術家:


蔡雅玲、陳皎、程保忠、遲群、戴丹丹、范西、馮一塵、郝世明、何千里、康春慧、李琳琳、盧征遠、歐陽蘇龍、潘汶汛、彭劍、彭勇、田曉磊、童昆鳥、王恩來、王禮軍、王敏、謝天卓、謝正莉、徐華翎、許宏翔、許倬爾、葉甫納、張哲溢、鄭菁、朱佩鴻、祝錚鳴


展覽地點:嘉德藝術中心,北京市王府井大街1號

展覽時間:2018年7月29日—8月1日



部分圖文來源于網絡

(鳳凰藝術 北京報道  撰文/朱芮菡、dbk   責編/dbk)











快乐扑克豹子平均 新娱网棋牌 山东福利彩票官网首页 彩票预测计划软件 pk10每天几点开始售票 精准扶贫app安卓手机 新时时彩豹子号遗漏 诈金花什么情况下深闷 澳洲幸运5分析 欧洲俱乐部冠军总排名 pc蛋蛋输一百万